書的氣/香味

書對下一代人來說究竟會是什麼面貌?

開始用iPad讀線上書籍,剛開始覺得內容總是應該順著載體適度改變調整呈現的方式,不管是互動還是影音都好,原封不動的把紙本內容放到線上,基本上跟掃描放上來沒有兩樣(事實上很多的app還真如此這般)。不過時間久了,洗腦完全,好像也就這麼習慣了。前提是內容透過平台就沒有空間的限制,於是無論在那裡發行的書籍期刊,只要有上線都能在指間取得。當然,「只要上線」這事情的背後又可以有壟斷的長篇大論可以討論了。

話雖如此,對我來說書和雜誌本質上還是不同。雜誌的時效性讓資訊有價值,卻也隨著時間效益遞減。書卻有著相反的特性,愛書總是能夠久久回頭翻閱還能興味盎然,首次閱讀倒未必能一窺全貌。因此電子化雜誌內容就開始有其正當性,即時而迅速、看完又不需煩惱收藏與丟棄的問題。雜誌閱讀習慣的改變比我想像中的還快,一下子虛擬書架上面就多了一大堆來自世紀各地照片精美的期刊,雖然還不至於像RSS未讀條目般令人開始有壓力,但猜測離此也不遠矣。

日本節目總是製作良善。某個探討地區美食的節目稱,要將某種料理變成該區的道地料理,必先將其列於學校的營養午餐名單中,時間過了就能夠在人的記憶中存留,成為充滿懷念的地方菜色。什麼時候學校開始決定全面棄守紙本,改用電子載體教學,就該是紙本書籍的末日了。短期之內看起來還有相當門檻,但這個世界變化之迅速,想像得到和想像不到的,似乎已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了。

 
 

2012年Gerhard Steidl 和 Wallpaper 雜誌聯名的這款書/香水,取名叫做 Paper Passion。說是新版印刷書的氣味。當年各大設計網站大力的傳播,前陣子才不小心在台灣發現蹤跡,賣書的店員湊上前解釋這書的前世今生,然後忘了所在的問有無興趣試聞看看(這該是免稅店嗎)。禁不起好奇心的驅使,把鼻子湊上店員拿來的試香紙,恩。這味道說不上有紙本書味,作為香水的本體倒是相當稱職。於是這道有趣的聯名作品,一下子就變得比較像是用書籍包裝起來的香水。不過限量是殘酷的,找個理由把這個不期而遇帶回家對我這種人來說自然不是難事。

現在家裡書架上多了一本不是書的書擺著,捨不得拆開,怕哪天需要變現時還能拿去估個好價錢。沒有書味對我來說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畢竟以後的世界,書味恐怕也跟木紙的自然和油墨的刺鼻脫鉤,改由金屬的流線與冰冷代替,如果它們有氣味的話。

 

 


T恤畫框

 
T恤這個品項自從成為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衣物款式,我們就不知不覺的習慣購入不同的圖樣來顯示自己的某些性格、態度、和對流行的喜好,因為款式太簡單,圖樣上面的變化就變成我們挑選的主要決定性因素。上一趟去曼谷的恰圖恰市集,各式各樣的T恤琳琅滿目看到我都已經傻掉了,從改變傳統的泰國圖案到現代感的設計,從花不溜丟的海灘風格到極簡的無印風,只要有心都找得到,要有心是因為真的太多了,多到不知從何看起。雖然衣櫃裡面不會有那麼多的衣服,但是以比例來說,T恤和其他款式的衣服比起來也已經是多到不行,身體只有ㄧ個,喜歡的T恤很多,於是大部份的衣服就這樣被塵封起來。
 
不過如果家裡的牆壁夠大的話,我覺得這個畫框的主意還不錯,把喜歡的T恤折好放進框裡,就像是一幅一幅的畫作(某個程度來說每件T恤也都是設計師的心血結晶啊),T恤不只是可以穿在身上還能拿來裝飾牆面,展現自己的品味。這個想法很聰明的地方在於因為T恤的圖樣幾乎都是放在胸前的平面,於是乎就出現了一個延伸的著力點,以及他的普及性和多樣性,ㄧ下子這東西好像就很有市場性了,但是是不是買ㄧ般的畫框來裱T就可以啦??

(Via Holycool.net)


雙引號保暖手套

Screen-shot-2011-11-02-at-10.10.46-AM-480x480


這個手套勾起我大學的回憶。大學有些洋派的教授總是會在我們邊念case已經分身乏術時還硬要用英文授課,然後時不時的還會假裝自己是小兔子,把手指還彎個兩下,真是裝什麼可愛啊?一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那是雙引號加強語氣的意思…

然後突然想到前幾天女兒提出了一個好問題,讓我開始相信她有邏輯思考能力而不再只是吃飽睡飽就可愛的小鬼。她問:「為什麼兔子要這樣(食指中指併攏放在頭上),明明兔子一邊就只有一個耳朵啊,為什麼要比兩個?」不等我回答,她又繼續想下去。「可是,只有一個的話(只伸出食指)就是牛耶?真的好奇怪喔。」我想,把很多東西具象化後就會扼殺創造力吧?即便Kate Spade也是如此。我還是比較喜歡裝兔子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