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人馬克杯

1c2c_left_handed_mug

 

最近持續覺得有些事情自己真的想的太多,拐彎抹角的雖然能夠含蓄得體卻也顯得鑽牛角尖不大方。

出個題目好了。想要設計一個專門給左手人使用的馬克杯,該往那個方向發想?

1. 透過使用方向給予使用者提示。例如只有左手使用時才是圖樣的正面提示。

2. 提供右手人使用不便的因素。例如手把不通透的挖孔方向讓右手很難握持。

3. 設計只能用左手使用才能完成動作的流程。

如果是我們這種無聊當有趣的公司會把上面三種設計方向提成什麼案子呢?

1. 左手拿的時候看到的圖樣是黃金左手,右手拿就變成鐵手。(可以跟金斧頭銀斧頭扯一下關係嗎)

2. 左手握手把的時候大拇指剛好比個讚,硬要用右手拿就只能比下台了。(路過的時候可以發一下)

3. 用右手拿杯子就根本喝不到水。

阿阿不就是這個?


1c2c_left_handed_mug

 

 

ThinkGeek 不愧是我心目中最值得逛的網站之一(嘆)。像這種題目你就大大氣氣的直接在右手正面挖洞就好,不就~好了嗎!?不過就算我們想得到這種超級直覺的解法,也一定會卡在商品化評估的階段就被放棄丟掉,因為這種東西真的會有人需要(買)嗎?


原子筆組裝模型

$T2eC16hHJIkE9qU3l4RbBQ1V5p)Kbw~~60_57

Varacil | Color

 

DIY一直是我個人覺得商品可發揮的點。很多人(比方說我)會因為這個產品釋放的DIY空間而被吸引。以當前市場狀況來說,越高比例的DIY需要(意即相對來說難度也比較高),被消費的門檻也越高(也就是越難賣出的意思),說起來似乎是想當然爾,不過這也代表了其實大部份人是懶惰的,真要大家投入時間精神去組裝完成產品,除非給予夠多情感可投射點(嗜好群聚)和回饋機制(例如IKEA的低價誘因),要不然,就得仔細拿捏這其中的比例。

通常一個最簡單的做法,就是「留白」。留下一個區塊可供消費者自行發揮,可以是限定區域的畫畫空白,也可以是多給幾個原件「創造」自己喜歡的造型。如此做來,既能夠滿足大家想要DIY專屬感的情緒,同時也不超過使用者組裝的臨界點,以上純為本人超級主觀的意見。

 

$T2eC16hHJIkE9qU3l4RbBQ1V5p)Kbw~~60_57

 

在日本的文具店看到這個完全把原子筆詮釋成模型玩具的產品,當下被好酷的感覺襲來就準備拿著要去付賬了。沒想到旁邊的店員貼心的靠過來想要同我解釋這個產品,好不容易能夠用簡單英語溝通,於是就直問了這個為了ㄧ支原子筆得花上好一段時間組裝的玩具,到底賣得如何。答案倒是讓我出奇驚訝,店員說賣得十分不錯,很多人是指名道姓來到那裡要買這支筆的。

自然商品賣得好不好未必單看某件事情就能成立,不過沒想到像我這種遇到很酷的東西就受不了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倒是很多的樣子哩。不知道看這篇文章的大家,願意為一支需要組裝很久的原子筆花多少錢和多少時間呢?


$T2eC16hHJIkE9qU3l4RbBQ1V5p)Kbw~~60_57


不舒服的project

1288_582206031801047_1285382274_n 

http://www.kkstudio.gr/

 

宇宙裡面只有地球有生物嗎?從客觀條件來看答案顯然為否。但換個角度探討外星人存在與否的時候,我們卻很容易主觀的以地球的生存要件(空氣、水)來做論證,因為沒有這些要件所以該星球不可能有生物。但遠超過人類所能想像的生命形態也許早已在浩瀚宇宙間存在許久。當我們選擇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很容易囿於成長環境與生活經歷(或甚至只是知識來源)而做出似是而非的決定/選擇。還好我們呼吸得到自由,還好我們知道能夠訓練自己看事情的邏輯,還好各式各樣的資訊知識都唾手可得,還好我們還能夠意識到這些都是本位主義的思考。

創業圈裡很流行用「舒適圈」來形容已既上軌道再無差錯的生活狀況,朝九晚五的企業體制是舒適圈、熟悉到能用直覺的決策模式是舒適圈、週間工作週末狂歡的活動形式也是舒適圈。就算不是創業,同樣的道理取之用於設計思考也不無不通。在既定的框架中去尋找可發揮的空間是最簡單也是最懶惰的方式(事實上也是我們走的路子),雖然不容易出差池但也不會有出其不意地驚喜,畢竟低風險就是等於低報酬。我們總是阿Q地想,站在舒適圈中往上跳,雖然未必跳得出去但總是視野多少能大一些。然後看到 Katerina Kamprani 的這個「不舒服的Project」,著實讓腦子一下子跳出十萬八千里的感覺。

 

1288_582206031801047_1285382274_n

  

轉向壺嘴的水壺...、水泥做成的雨傘...、超厚的釦子...、甜心餡包巧克力餅乾的Orea...、沙漏造型的椒鹽罐...,你明明感覺的到哪裡不對勁,卻很難馬上反應的過來明確指出每個提案的謬誤所在。俗話說「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恰好可以是這些提案的最佳標題吧。

Katerina Kamprani 處理的此系列令人不舒服的提案透過方向、材質、位置和尺寸的錯置,讓這些腦袋裡早已被歸入直覺處理的產品突然間有點不對勁。看似惡搞成分居多的設計,但卻能夠讓腦袋重新思考物品與設計方法存在的原因與必要性。大部份的時候我們循著直覺行事,卻很少機會能夠重新思考這樣的直覺是從何而來,背後的形成邏輯又是什麼。舉例來說刷地板的刷子被做成像是牙刷的結構,這東西的謬誤在哪裡?簡單的來想,他和刷地姿勢不符。然後再想進去一點,他其實是和「站著刷地」矛盾了。所以刷地一定要站著嗎?這個形式如果拿來用在無法站立清理的場所(例如床底下)是不是比較合理,還是應該再做什麼修正?

跳出舒適圈向來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要不是跳不出去,要不就是跳出去被人笑。如果不知道為何而跳,又怎麼面對跳躍所迎來的莫多挑戰呢。 


1288_582206031801047_1285382274_n


1288_582206031801047_1285382274_n